正在加载数据...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学科资讯>> 视点观察 >> 详细内容

一群幼儿园老师的24小时

2015-09-14 09:19:59

来源:南方日报 作者:曹菲
0 0

 

  

  周妍教小朋友们唱儿歌。

  

  李杨教小朋友们打篮球。

  

  陈慧萍(中)与年轻教师一起引导孩子们进行游戏。

  

  教师节当天孩子们送给老师的花。

  本期导读

  9月10日,周妍像往常一样站在东方红幼儿园小(三)班的门口,等待孩子们。7时45分,第一个小女生面带羞涩地出现在门口,在妈妈的鼓励下,她将手中的鲜花送给周妍:“祝老师节日快乐!”小女孩奶声奶气,有点五音不全,周妍笑着抱起了女孩。这是她度过的第4个教师节。

  这天早上,周妍收到近10束鲜花,接到了来自全班每个小朋友以及他们家庭的祝福。然而她还来不及享受喜悦,尖叫声、呼喊声就铺天盖地地充斥着教室。她很清楚,之后数小时内还有不间断的乞求回家的哭诉。“这才是幼儿园老师的常态。”

  早上5点多起来,晚上11点多才能睡下,在他们的每一天中,一句话也许要重复数百遍,一个弯腰常常不自觉地坚持数十分钟,一双眼睛得像雷达一样不断紧盯四周,还要记住每一位孩子的个性……

  作为一个不可或缺的教师群体,幼儿园老师工作的辛劳和专业性鲜为人知。他们也许不用批改很多作业,但要照顾好一群懵懂不知事的“黄口稚儿”,成为他们离开家庭看世界的第一双眼睛、第一把扶手,绝非易事。

  今年教师节前夕,南方日报记者走进位于广州市有着65年历史的东方红幼儿园,亲历了他们的24小时——有泪、有笑,艰辛,却也快乐。

  1

  “90后”幼师:

  不到一分钟处理好紧急事件

  9月9日中午12时,将小(3)班最后一名学生交到家长手中,周妍才转身打开盒饭匆忙扒拉了几口。

  就在此时,刚刚被送出教室的小婷(化名)小跑至周妍身后。“老师教师节快乐!”她一边说着一边送出手中的红色康乃馨。“谢谢你!”周妍此时脸上的笑容,灿烂过她领取幼儿园“年度十佳园丁”奖状的那一刻。

  1990年生的周妍,扎着长马尾、身着白衣红裙,俨然一副少女模样。然而,这已经是她在东方红幼儿园工作的第4年。作为幼儿园唯一一名“90后”教师,她说:“我觉得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充满活力。”

  家住白云山脚下的周妍,为了每天早上准时守候在教室门口迎接小朋友的到来,必须在6点15分之前起床。6点50分在大金钟路站挤上223路公交,30分钟后,她会在东山口站下车。之后的15分钟必须加快脚步,这样她才能够在7点40分从容站在小(三)班的门口,用最温暖的笑容、温柔的声音迎接全班25名学生。

  如果一切顺利,她将在整个上午带领全班学生,完成三个时间段的分区教学。第一个时间段学习性较强,包括语言区、数学区和美工区;第二个时间段趣味性较强,包括建构区、音乐区和益智区;第三个时间段将进行体育锻炼。大、中、小班每个时间段的教学时间分别为30分钟、25分钟和20分钟。

  独具特色的教学理念和模式,给了学生更多的选择,却在无形中增加了老师的压力。在每个教学时段,作为班主任的周妍与另外一名副班主任,很多时候都必须根据学生的不同选择,进行一对一的指导。这意味着,周妍整个上午完全没有休息时间。

  “11点开始准备午餐,12点前让每个孩子躺在床上午休,13点30分之前午休前半段的巡视,也是由我一个人进行。”周妍说。从早上7点40分到下午13点30分之间的6个小时内,她会面对一群话都说不清楚、随时哭闹的3岁小孩,一直不间断地忙碌着。

  “发生在一年半之前的突发状况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”周妍说。那天上午,正在进行音乐区教学的周妍一边弹着钢琴,一边观察学生的状态。就在此时,一名男生突然倒地,全身抽搐、脸色发青。周妍立刻抱起孩子,冲向一楼的医务室。医生告知孩子曾有抽搐史之后,她又立即冲回教室。

  “教室里还有一群刚满3岁的小朋友在等着我,他们一定吓坏了,我必须马上回去。”周妍说。在她耐心的解释下,全班学生无一人哭闹,晕倒的男生也被及时送往医院急救,脱离了生命危险。事后调出监控录像后,周妍才得知她处理事件的整个过程仅用了40多秒。“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速度和勇气。”

  周妍坦言,事后一个多月她的精神都有点恍惚。“万一真的出事了怎么办?”这是她最后怕的。然而,尽管压力巨大,但她未有产生放弃做幼师的念头。“在这以后,每学期前的家访时,我会更细致地了解每个学生的身体状况。”她以此来鞭策自己。

  虽然已经工作4年,她仍在不断“充电”。“我平时在家的休闲就是练琴,既是放松也是提升自身音乐素养。”周妍说,如何将社会最新、最有趣的热点融入教学当中,制作更新颖的学具……几乎是她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的问题。

  “以前下班1个半小时的车程中,我会听歌放松。当了班主任后,我一坐上车就给每个家长发孩子白天在园时的照片,和他们沟通孩子的状态。”周妍笑着说,“感觉身上肩负的责任更大了,虽然我自己还没有为人父母,但很明白家长们的各种担心。”

  2

  唯一的男幼师:

  一直有一个重返幼儿园的梦想

  除了周妍这个唯一的“90后”,东方红幼儿园里还有另一个“唯一”——李杨。毕业于广州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他目前是幼儿园里唯一的男老师。

  “万花丛中一点绿”,李杨算是东方红幼儿园的“宝贝”了。他皮肤略微有些黑,戴副眼镜,胳膊上有些肌肉,身着一身运动装,如果走在路上,别人很难把他和幼儿园老师联系在一起。

  “我上幼儿园时是全托,每天晚上吃完晚饭,老师都会带着我们去凉亭、天台散步,那种温馨的感觉一直都留在我的记忆里。”正是童年这段难以忘怀的快乐回忆,使得他一直有一个重返幼儿园的梦想。所以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学前教育专业。虽然这个选择曾遭到父亲的反对,但最终在母亲的支持下得以实现。

  读大学时,全年级仅27人,其中4个男生,3个都是调剂志愿,唯独他是自主选择。然而因为选择的是梦想,李杨再苦再累也从未感到过后悔。

  大学期间,李杨就开始在幼儿园实习。“刚开始真有些受不了,小朋友哭闹起来我会完全手足无措,这才发现光靠课本上学习的是远远不够的。“李杨开玩笑说,刚进幼儿园的时候自己都快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哭了。

  经过大学4年的学习和实践,李杨慢慢地找到了与孩子们的相处之道。“我在做每件事之前,会先和他们讲清楚要求,即使有的小朋友不听话,我也能慢慢地把握他们的心理规律,这样就能很好地引导他们的情绪了。”

  2012年,李杨如愿来到东方红幼儿园,正式成为一名幼儿教师。第一年,他的身份是全托班的带班老师,每天负责陪孩子们学习,并照顾他们的起居生活。但是男幼师的身份也遭到了很多家长的质疑。但是,这一切的质疑都未击倒李杨。为了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专长,他由带班老师转为专科老师。

  职位的变化却让他更加受欢迎。每天早上的第2、3段课时,他都会带领小朋友们进行体育锻炼。9月10日,李杨带着16个小朋友在操场上随着音乐的鼓点拍皮球、转呼啦圈,全程半个多小时,他一直很有活力地陪着孩子们练习。虽然就小朋友而言,运动量挺大,但并没有一个小朋友哭闹。

  李杨说:“这就是男老师的优势,不仅体力和活力上可以支持我,而且在运动中和他们交流起来,我也会感觉比较爽快。”小朋友们越来越喜欢由他授课。为了平衡其他小朋友们的情绪,他甚至还要带其他班级一起上课,受欢迎的程度一点都不比女老师差。

  交谈中,李杨说话声音温柔,时刻都保持着笑容。他说,这些都是工作带给他的影响。近几年,社会和家庭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学前教育,幼儿园也对他们的教学要求越来越严格,但是每天7点半就站在幼儿园的他从来没有觉得辛苦,反而小朋友们的天真可爱给了他最大的动力。

  转身出门前,李杨开心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:“当时班上的4名男生都选择做幼儿园老师,现在已经有一个已经辞职了。我会继续下去,因为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”

  3

  资深教师:

  坚守23年保持24小时“在线”

  除了周妍、李杨这群年轻幼师,在东方红幼儿园里,亦不乏教龄超过20年的资深教师。陈慧萍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从1992年工作至今,在陈慧萍的时间表中,虽然每天正常的下班时间是15:45,但23年来,她几乎没有准时下过班。陈慧萍担任了22年的班主任,幼师行业的辛酸,她深有体会。“班主任的工作是最忙碌的,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。做班主任的话就是24小时on call(在线)”。

  “今天小孩有没有哭啊?吃了多少饭啊?”这是陈慧萍最常被问到的问题。她还经常深夜接到电话,甚至连续两个小时接受家长情绪化的咨询。因此,陈慧萍养成一个习惯,就是在孩子放学之前对他们进行一次身体检查,“包括身上有没有一点疤我都要知道”。

  但是,也有个别家长会无理取闹。有一次,一个小班的孩子身上有一些红色斑点,家长就打电话来质疑幼儿园的毛巾没洗干净。陈慧萍耐心地向家长解释,细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是孩子回家之后没有涂润肤露,导致皮肤有点干燥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。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,但陈慧萍通常都会冷静地处理。

  尽管工作忙碌,她仍尽量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。1999年,陈慧萍的女儿出世。女儿进托儿所之前,因为陈慧萍自身工作繁忙,不得不将孩子托付给亲戚照看。女儿进入幼儿园日托班后,她更是为了给予孩子足够的爱,时常在工作和家庭之间连轴忙碌。

  有这样一件小事,令她印象深刻。

  在女儿3岁时,某个周五她加班至晚上11时。回到家后,为了帮助女儿完成下周一要交的一份实践活动手抄报,她一夜未睡。第二天一早,她如同打鸡血一般,继续带女儿爬白云山收集素材。结束之后,她又立刻投入幼儿园的工作。“差不多就是48小时连轴转”。

 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,例如为女儿熬夜制作演出服。陈慧萍希望不错过女儿成长中的每一个环节。时至今日,女儿已读高二,寄宿在学校,母女间仍坚持每天通一个电话。“我觉得自己既对得起我的工作,也对得起我的孩子。”

  除了照顾女儿,陈慧萍还要照顾家里的老人。有一次婆婆生病住院,陈慧萍从幼儿园下班之后,立即赶往医院照顾老人,一直到次日凌晨6点,然后就回家洗个脸接着上班。连丈夫都偶尔会抱怨,为什么幼儿园的工作也这么辛苦,“他觉得我的收入和我的付出是不成正比的”。

  然而,陈慧萍坦言,自己收获的喜悦,也是外人无法体会的。

  “有一次走在路上,一个人突然喊我‘陈老师’,原来是过去的学生。当时,我心头便突然涌出一份感动。”陈慧萍说,“每当自己教过的学生抱着下一代来看望我时,我觉得一切都值了,这就是社会对我最大的认可。”

  23年的幼师生涯,陈慧萍也感受到近几年一小部分家长对幼师群体存在质疑。“在新闻中,看到有的家长会站在幼儿园门口监视老师;有的会不断‘百度’,一旦老师采取的措施或提出的建议,与其通过网络了解到的信息不一样,就会产生误会。这些不信任,有时候会在无形之中造成这个群体的人才流失。所以我们很盼望和学生家长之间能多些交流,促进相互的理解和支持。”陈慧萍有点担心地说。

  交谈中,陈慧萍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,修身连衣裙和保持得当的身形,让人无法想象她已有一个上高中的孩子。“外人总是说,我们成天和小朋友混在一起,好像真的会变得比较年轻。”她笑着说,“其实是幼儿园的纯真让我们‘逆生长’了。”

  专题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曹菲

  见习记者 邓强 实习生 严舒一

  专题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张由琼

  实习生 张梓望

  策划统筹 谢苗枫 郭珊

编辑: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

相关文章

  • 没有相关信息
2018最新版抢庄牌九 金篮子配资 3d开奖号是多少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 a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 贵州11选5 轮回排列三预测 今日吉林十一选五开 股票分析方法有几种 重庆时时彩app老版本 极速11选五开奖走势 航宇汇金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版